软银等投资者拥有的这项保护计划是棘轮条款-蓬莱新闻
点击关闭

上市美元-软银等投资者拥有的这项保护计划是棘轮条款

  • 时间:

邓亚萍专访朱婷

不過,通常來說棘輪條款對於投資人是一項保護,只會產生一小部分的額外股票補償。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Aswath Damodaran指出,WeWork的案例「前所未有」:一方面棘輪條款鮮少觸發,另一方面WeWork此前的估值太高,對於WeWork的投資者來說還是存在巨虧的風險。所以,WeWork與軟銀之間的關係反過來在一定程度上讓WeWork舉步維艱。

Renaissance Capital分析師Matthew Kennedy指出,棘輪條款一旦觸發,WeWork的現有股東將獲得價值2億美元至5億美元的額外股份,其中大部分股份歸屬於軟銀。舉個例子,如果WeWork上市后的市值低於145億美元,那麼軟銀將獲得總價值超過4億美元的額外股票。

WeWork註定將成為「聯合辦公第一股」的價值表率,但這家計劃「流血上市」的公司還要經歷更多質疑和動蕩。這不,還有市場消息指出,WeWork高管已與銀行家會面,討論降低成本的措施,可能包括裁員多達三分之一的員工(約5000人),以及關閉其私立小學和計算機編程學校等附屬業務。

按照目前的估值,若WeWork堅持繼續進行IPO,軟銀集團的投資價值受到嚴重損害,並不得不減記其40億美元的投資價值,軟銀願景基金將虧損50億美元,這些都使得孫正義對諾伊曼的耐心消耗殆盡。

據海外媒體報道,WeWork宣布公司首席執行官亞當·諾依曼將辭職,但保留非執行主席職務。前亞馬遜高管、WeWork副董事長Sebastian Gunningham以及前AOL和時代華納有線公司前高管、首席運營官Artie Minson將擔任聯席首席執行官。據悉,諾依曼有投票權的股份將從10:1減少到3:1,這意味着他將不再擁有多數投票權。更有消息指出,軟銀董事長孫正義主導了免除諾依曼職務的行動。

估值腰斬、上市日期一拖再拖、多位高管申請離職......WeWork正經歷一場關乎存亡的困局。2018年12月底,WeWork剛遞交招股書時,投行對外放風的估值高達470億美元,但這個價碼就在今年9月初降到了200多億美元,甚至更低。市場還有這樣的傳聞:WeWork計劃在路演時提出的最低估值只有100億美元,這個數字甚至還比不上公司此前拿到的融資總額。

軟銀怎麼辦?其實還留有一手即便是不喜歡諾依曼的前高管也認為,他在激勵員工和推動公司發展方面有着非凡的能力。WeWork能獲得軟銀的投資,跟諾依曼有着很大的關係。不過,軟銀集團後來對諾伊曼拒絕接受其建議的態度感到失望。另外,諾伊曼在WeWork的估值遭到大幅下調之後,不顧軟銀的反對,仍要繼續堅持進行IPO。

有機構指出,軟銀等投資者實際上有一項保護計劃,免其在WeWork流血上市后遭遇巨額損失。Renaissance Capital指出,軟銀等投資者擁有的這項保護計劃是棘輪條款。根據提交的S-1文件,WeWork的條款屬於「部分棘輪條款」,即如果IPO價格低於一定水平,投資者將獲得額外的股票作為補償。

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創業資本匯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如今,WeWork成了「共享經濟」代表公司中最慘的一個新鮮案例。

2019年年初,WeWork將公司正式更名為The We Company,以宣告在聯合辦公之外其他領域長期投入的決心,此次申請上市的部分也正是The We Company這一公司主體。

更讓孫正義頭疼的可能是,WeWork在IPO上的失利已波及到軟銀新基金的募集,沙特的投資者正在重新思考押注的籌碼大小,這對軟銀來說也是個不小的麻煩。如果WeWork推遲上市的同時無法得到資本的持續支持,那麼它的現金流還能支撐多久?軟銀願意為此不斷「掏錢」嗎?WeWork會導致投資人巨虧嗎?

今日关键词:天皇即位庆典菜单